波多野结衣的片子AV

    1. <code id="fqxzm"></code>
    2.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3. <code id="fqxzm"><nobr id="fqxzm"><track id="fqxzm"></track></nobr></code>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code id="fqxzm"></cod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作家武稚散文作品《路上的時光》入選《 人間溫柔》

        發布時間:2020-06-23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安徽作家武稚散文作品《路上的時光》入選《 人間溫柔》。




        人世坦蕩,無有禁忌

        日色風影里,有著家常和生機無限





        《人間溫柔》內容簡介




        《人間溫柔》是由畢淑敏、張煒、范小青等31位當代散文大家聯手寫就的一部散發溫暖的散文作品。

        全書共有四章,分別是:
        “身在無間,心在桃源”——世界的善意;
        “明月直入,無心可猜”——自我的邊界;
        “不煩世事,滿心歡喜”——接納的勇氣;
        “心有山海,靜而無邊”——萬物的敬畏。
        作家們在書中談論親情、友誼、久別的故鄉、逝去的時光,或直擊主題,或慢慢鋪敘,仿佛告訴我們,既然來到人間,就去努力成為一個溫暖的人,不卑不亢,清澈善良。







        精彩閱讀





        路上的時光

        武稚




        時光無色無味疾一陣緩一陣地向前流動。喜歡的時光和不喜歡的時光,耀眼的時光和黯然的時光,看得見的時光和看不見的時光,都在發生著一些云遮霧繞、貌似重要或者波瀾壯闊,但實質上仍是明日小黃花般的事情。




        我給時光潑過墨,我希望它能沉淀下來,沉淀出一幅深淺不同的水墨畫。我也給時光加過水,我希望它變得淡一點,淡到我能像一根無色無味的羽毛在塵世中飄。時光你不能掙脫它,一生都在被它趕著走,花被它由青趕紅了、抽謝了,四季都被它理順了,我們還能怎么辦。因此我更加喜歡那些難得的不一樣的時光。不一樣的時光閃著多少波光粼粼、多少癡心妄想啊。比如出行。出行并不代表旅行,但是如果你愿意出行卻能起到和旅行一樣的效果。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出行中體驗著萬物用色彩的盛筵把美打開、把美推向極致,萬物又如同閃電瞬間在我的身后逝空。




        終于上路了,把票塞向閘機口,人走向高空棧道,那些拉著行李箱、背著旅行包急匆匆地趕過一個又一個、唯恐被火車丟下的人,一看就不是地道的“遠足族”,他們的腿已經荒蕪很久了,他們的鐵軌上長滿了草。從進入閘機口到上車13分鐘,你用3分鐘火急火燎把這段路走完,剩下的時間干什么呢,我在高空棧道上先四下里望一圈,對面新栽不久的小樹林里的積雪已經沒有了,上次我在這里遠眺,它的根部還有一窩一窩的白。遠方的寺廟,腳手架又被拆掉一座,它拆掉一座就會有一個大殿露出來,現在已經有七八座大殿立在那里了。還有這些高鐵站我親眼見證了它們的從無到有,我親眼目睹了那么多座高鐵站的建成,見證了第一列高鐵的運行。欣賞完這些東西,我從高空慢慢踱下,站臺上的人一簇一簇地也在踱,全都彎著腰,后背像是被誰朝上提了一把,這里的風總是很大。這些人像落在地上的麻雀或者山雞,目光渙散,偶爾跺跺腳,少有人在交談,多數人盯著手機。這時我總是極力地東張西望,希望能發生一些事情。




        曾親見對面一列高鐵緩緩停下來,車上的旅客和車下的旅客互相交換。高鐵緩緩啟動。卻見一銳利女子呼嘯著沖向車廂,雙手想把門扒開,她跟著高鐵跑,或者是高鐵引領著她跑。一位女列車員卻也是“呼”地一下,箭一般貼向車壁,三下兩下把那女子從車壁上給摘下來,那女子高呼,我的包在車里,我的行李在車里。女列車員也高呼,你去哪死我不管,你在這里死,我一年就白干了,我半年獎金就沒有了。女列車員像摁一只小雞子似的死死摁住她。那女子就因為下車打了一個電話。




        還親見一個男子,高鐵慢慢啟動,那男子卻把煙頭一扔,呼嘯著沖向車廂,雙手想把車門扒開,一個男列車員卻也是“呼”地一下,貼向車壁,三下兩下把那男子從車壁上給摘下來,那男子也在高呼,我的錢包,我的行李。男列車員照例也在高呼,你在哪里死我不管,你在這里死,我一年就白干了,我半年獎金就沒有了。男列車員不僅像摁小雞子似的摁住他,我看男列車員還想揍他。




        還親見一個男子在等車,他被一圈人圍著。這男子腦袋深深地低著,額上一縷黑發垂下來,他沒長眼睛,一幅黑口罩把嘴臉包著,他不看任何人。他的雙臂扭向身后大概被銬著,一幅銀亮亮的腳鐐拖在地上,這腳鐐嶄新,以前顯然沒有用過。圍著他的人高矮不一,穿著便服,眼睛卻不停東南西北看。高鐵緩緩進站,站臺上的人慢慢散去,有的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這個人也將被高鐵帶走。不知道高鐵把他帶到哪里。




        這樣一段時光說漫長也漫長,說短暫也短暫,全憑消費它的人怎么看。我經??刺炜吹氐厝棠椭?,它太有原則性,太有鋼性,難以利誘,終是無法合理使用??傆幸恍r光是我們無法動手的。




        終于坐在車里了,長呼一口氣,我的另一段時光開啟了。這是我長久以來慢慢摸索、澄清、凈化出來的一段時光,后來變成一種我孜孜以求的美妙時光,散文時光、詩歌時光、雜文時光。我從包里慢慢掏出一本書,現在面前終于沒有電腦了,手機這會也不用理它。高鐵正開著,我捧著一本書慢慢地看去,或是慢慢地睡去。任憑光線或明或暗地劃過書本,我的臉。偶爾我抬起頭向著窗外漫無目的地看。太陽在某一處定定地不動,天空灰白是灰白,綠是綠,如果它們混在一塊,世界將會是什么樣子。房屋、綠樹、田地、山川在薄幕之下溫暖纏綿,沉思或也在敘述。我一年一年跟著火車跑,書本把它的神奇一頁一頁翻給我看,就像大自然把它的神奇一頁一頁翻給我看。




        我不停地在書本上劃劃、圈圈,如果是直線,說明高鐵心情愉悅,乘風破浪。如果是波浪線,說明高鐵有情緒,抖了幾抖。早些年坐綠皮火車,我的筆畫出的線堪比田疇,一行一行碧波萬頃,白鳥也喜歡棲息其間。我一路上能畫幾畝地。情緒起伏最大的應該數著汽車,即使在高速上,也喜歡“咯噔咯噔”鬧幾下,要是下了高速,它還會冷不丁蹦幾下,我在看書,它在伴奏。出事最多的也總是它們??傊哞F是最溫暖、最理想的書房了。

        我最不喜歡我旁邊的人拿眼睛定定地沖著我的書本看,他在看我讀什么書。曾經有一個人看我在書上圈圈點點地畫,驚嘆地說,竟還有你這樣看書的。他們會隨手翻翻我看的是什么書。不是傳奇,也不是什么穿越故事,他們會索然放下。我討厭他們的打攪,我根本不會和他們交談,他們以為我是在做樣子。只有一次我剛要下車,我的左鄰,一位姑娘叫住了我,她說,姐姐你一定要給我加個微信,我都沒敢打攪你,你看書的樣子真入神。入神的世界可能也帶了點神性吧。我立馬和她加了個微信。不僅僅是我喜歡聽別人夸,而是我喜歡崇敬讀書的人。這個世界總得要有人給她們鼓勵一把,這個世界總得有幾個人站出來讓她們崇敬一把。




        世界上最好的路讀伴侶,是耳朵里插著耳機的,遇到她們你全然放心好了,世界都不在她們眼里,你坐在哪里她們都無所謂,世界在她們微閉的雙目里飛奔。如果左邊一個鄰居在寫ABC,右邊一個鄰居在寫“借貸”,那也很好,這節車廂分明就是閱覽室了。我們仨偶爾會朝窗外看看,大地靜默,萬物呈祥。




        世界上最糟糕的路讀伙伴,要數那些孩子了。四五歲的孩子話多,走一路問一路,問得世界都黯然失色,問得他們的父母都恨不得捂上耳朵。六七歲的孩子事多,要不就是喝水打碎了杯子,要不就是要去尿尿,要不就是用豁了門牙的嘴,發出古怪的聲音,吹喇叭哨子。對付這些孩子,我向來有辦法,我從皮包的夾皮層里,摸出一幅橙色耳塞,我迅速地把它們塞到耳朵里。我的世界依然是我橙色的世界。




        我還遇到過一位可愛的路讀伴侶。粉色的小包裹包著,整個腦袋拱在母親山形的胸部,一路上都沒有拿開。她的一只小腿耷拉在母親的腿上,另一只小腳不偏不倚放在我打開的書頁上。粉色的襪子、肉餅子一般的腳,顯然是把我超大的書頁當成了溫暖的小床,我倒是緊張得大氣也不敢出,我將就著把這一頁書看完。我小心翼翼地抽出書本,翻開下一頁,那只肥嘟嘟的肉餅子腳倒是不緊不慢地、理所當然地又壓在上面。有幾次她的頭上冒著汗珠的母親忽然發現了這種情況,呼拉一下,一把就把那只小肉餅子塞回了肚子。我的書本清凈了一會,清凈的書頁似乎也缺少了什么。




        也還會遇到特殊的路讀伴侶。有一次我剛上車,我的右鄰就開始打電話??腿四阕蛱煲灰欢纪ㄖ搅税?,下午五點之前再發一次短信。房間一定要三個八,這點務必給我定下來。三個九也行。海參小米粥要一人一份。木瓜燉雪蛤一人一份。鮑魚要三十塊錢一只的。西湖醋魚來一份,還有神仙鴿子,玉帶蝦仁……哦,龍蝦那么重的沒有了,那就換成面包蟹……客人不能全到?你趕緊再給我核實一下,看例菜要去掉幾份,剛才的菜我再重新編排一下……我迅速把橙色耳塞塞進耳里。我發現那香味還是不絕如縷,屏氣凝神香味更勁,深吸一口氣卻什么也沒有。我的耳塞竟然搞不定它。我一路聞著香氣,一車廂的人都聞著香氣,不知道高鐵有沒有咽下口水。等我下車時,那道盛宴還在繼續,而我一道菜也沒看見。




        還有我的同事,我們經常一同出差。買高鐵票我經常是擱了幾個時辰再買,我得確保我們中間穿插一定數量的人,不和同事們坐在一起。要是和男同事坐在一塊,路上他們時不時要討論,我們先到什么企業,再到什么企業,若是納稅人找不到或是不配合,我們應該怎么辦。若是和女同事在一起,除了討論必要的行程、案情,有時還要討論孩子、房子,再抱怨抱怨工作為什么這么忙,人為什么老得這么快。我若是抱著一本書巖石一樣地坐在他們中間,顯然不合時宜,有時就只得附和地說,覺得一路的時光全是浪費了。而我離他們遠一點,并不代表我下了高鐵行動就會慢,并不代表我到現場工作積極性就不高,再說那些案情我們已討論好多遍了??墒敲看挝掖蛴螕羲频馁I票,還是經常性落在他們中間。




        現在我越來越擔心有一天我老了,我的路跑完了,我到哪里去讀書?有一次我從火車上下來,我并沒有急于回家,我坐在地鐵口的椅子上慢慢地想,火車把一撥一撥人送出來,又把一撥一撥人拉走?;疖囋诓贿h的地方穿梭往來地跑,我忽然想到,火車把我扔下來,火車把我扔到這里,扔到這椅子上,就是想讓我在這里安安靜靜地讀書,火車在不遠的地方跑,我在這里看書,我再也不要上車下車了,再也沒有誰突兀地闖進來了,這整個地下大廳、這整個火車站廣場,這漫天漫地都是我的路讀時光了。




        想讀的時候讀一會,想劃的時候劃一劃,抬起頭來,站臺上左顧右盼的時光向我走來,一節又一節的車廂向我走來,沒有誰知道書是這樣讀的,沒有誰知道一個漸漸老去的女人的時光是這樣度過的。這是我和火車的秘密,這是我和書本的秘密。




        這也是我和遠方的秘密,和時光的秘密。一直有這樣的一列火車在等著我。




        ●作家簡介●





        武稚,作品散見《十月》《紅巖》《莽原》《清明》《星星》《詩歌月刊》《綠風》《揚子江》等。曾獲全國冰心散文獎、安徽省社科類獎、孫犁散文獎大獎、魯藜詩歌獎、安徽文學獎、曹植詩歌獎、合肥市“十大讀書之星”等獎項。出版作品集《我在尋找一種瓷》《在光里奔跑》《另一個城》《看見即熱愛》。



        波多野结衣的片子AV
        1. <code id="fqxzm"></code>
        2.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3. <code id="fqxzm"><nobr id="fqxzm"><track id="fqxzm"></track></nobr></code>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code id="fqxz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