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片子AV

    1. <code id="fqxzm"></code>
    2.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3. <code id="fqxzm"><nobr id="fqxzm"><track id="fqxzm"></track></nobr></code>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code id="fqxzm"></code>
        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作家黃玉龍散文作品《今夜,月亮泊在心頭》刊于《長江叢刊》

        發布時間:2020-06-09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安徽作家網


        作家黃玉龍散文作品《今夜,月亮泊在心頭》刊發于《長江叢刊》2020年4月上旬。




        【2020年4月上旬  總第475期】



        ▲  封二   


             


        ▲  封三 




        今夜,月亮泊在心頭
        黃玉龍



        活了大半輩子了,還真的沒有碰到過,白晝黑夜,竟然這么的安寧,連煙火味都沒有。

        白天靜的可怕,晚上靜的嚇人,連鳥鳴貓狗叫的聲音都聽不到了。難道鳥也得了新型冠狀肺炎?貓狗都進了重癥監護室?

        我所在的城市,我所在的家仿佛是一艘潛艇,在茫茫太平洋的海底航行。我就像一名艇長,天天看著手機,像盯著眼前的羅經,我們處在什么經緯度,離水面還有多高距離。從沒有當過兵,更別說這種靜的掉根針都聽得見的水下艦艙。

        尤其是晚上,有時我感覺我就好像飛行在太空,身在飛行器的倉里那樣,聽得見自已的呼吸。走在家里的走廊上,腳步就像飄著。見到老伴,感覺這宇宙中就剩下我倆,什么時候返航回地球?

        就這么想著,聽著,看著,過著。有時不知道是幾號了,忘記了每一天是星期幾。

        手機里微信不停地”滴,滴滴……”就如同收到萬里云層外的來電。開始,還興奮,時間長了,也就煩了。注銷,省得鬧心。讓它徹徹底底的靜。

        好像聽到窗外有人在喊,黃主任,黃主任!……..這是喊誰呢?叫了半天也沒人應答。該不會叫我吧!我早退休了,閑居在家,早已陌生了在崗時喊我職務的這種稱呼。

        突然,客廳的門鈴劃破了入夜的寧靜,就像閃電過后的陣陣炸雷。我本能地跳下床,老伴也急匆匆地從窩居的沙發上跳起,我倆同時會師在客廳門口,扒在墻上門鈴旁旁,急切打開視頻,想看看是誰。

        天黑的早,這時的晚上八點多就像深更半夜。我們老倆口響應政府號召預防冠狀病毒,已在家中七八天沒邁出過大門的門坎。別說晚上,就是白天也不會外出一步。就在今天上午,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打來電話,夫婦倆開車給我送來非常緊俏和很貴的醫用專用口罩,是其孩子年前從上海托人專門買回來的。真的感動。但當想到,政府和小區以及在抗疫一線專家和在一線防疫的兒子反復叮嚀:千萬不要出門!在家不出門,就是對社會日最大的貢獻。因此,我們在家巳經一個多星期沒有出過大門,與外界幾乎隔絕。難道要功虧一簣?

         ”要不這樣吧“,朋友聽出我婉轉拒絕的話語,說道,我讓小林送到你家?!皠e別!“我連忙說,謝謝!謝謝!這么多天,我己經沒有和任何人有過來往接觸。我態度堅決的回絕了朋友的好意。

        望著門鈴視頻上的影像,老伴搖頭說不認識。對方說,找黃主任,并自報了家門??粗T外急切老姐姐的述說,我猛然記起了她是我隔壁單元樓忘年交老友周老師老兩口樓上的鄰居,有過一面之緣。她急切的說,老兩口在家待久了,晚上去陽臺透透氣,哪曾想,陽臺的門鎖松動,在里面自動滑扣反鎖上了,倆人的手機和鑰匙都放在了臥室里。

        我朝窗外看了看,外面靜的可怕,再看看門外急盼的眼神。我本能地沖進房間套起衣服,隨手翻找了一幅戴過的一次性口罩。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兒子傍晚從抗疫一線打來電話,不讓我們出門的叮囑,全拋在了腦后。

        看著妻子擔心的神情,我套上鞋,推門而出。

        我打了個寒顫,在開了暖氣的家里待的太久了。像小鳥初次展翅森林。小區的夜色太美了,花草樹木在月光下那么可愛。

        三步并作兩步,來到周老師家樓下??匆娢业牡絹?,就像看到救星。

        二位老人,均已年過八十,雙雙都是退休干部。唯一的孩子遠居日本,工作繁忙很少回來,原本打算年三十過后回來的,卻因抗冠狀病毒,不但不能回來,還投入到向國內捐物抗疫的活動之中。

        論年齡,倆位老人應是我的長輩,因來往投緣,我們成了忘年交。

        老倆口站在黑洞洞的二層陽臺上,傾身告訴我,當他們被自封陽臺后,很是恐慌害怕,又是一身單衣,難抵夜晚的春寒。我到來之前,二老巳弄了個把小時的門,也沒弄開,此時的他們巳是一籌莫展。

        畢竟是上了年紀。

        平常,夜晚小區散步遛狗的人可多了。有名的花園小區在這次抗擊疫情不讓出門的時期,根本看不到人,家家都是門窗緊閉。讓他們去大呼小叫,那是不可能的。心急如焚,二人擠在陽臺的窗前,多么盼望有人經過??!終于,眼巴巴地看到了一個女學生從陽臺下小路經過,趕忙喊住她,對她說明原委。這時的周老師想起了我,可沒記住號碼,平常都是微信交流。她把記的最熟的,她樓上好鄰居的號碼告訴了樓下女孩……

        他們住的是高層,單棟,每層兩家。我圍著他們家東南西北前后左右繞了兩圈,思尋能上去的辦法。許久,還是無能為力。如有長梯,該多好??!但物業早已沒人。

        特殊時期,不在萬不得已情況下,大家都不想過早麻煩警察和消防。

        外面,涼風陣陣,很冷。我站在他們的陽臺下,大聲與他們說著話,商量著辦法。只聞聲音,看不見身影。聽到我們大聲的對話,這個時候,他們家樓上三層和四層的鄰居都來到自家陽臺,打開關閉已久的窗戶,我們三方交流、溝通,商討著各種法子。

        二老家的大門是智能鎖,又沒設定密碼。我通過公安要到專業開鎖師傅的電話,說明情況后,對方說,這種鎖若無密碼,從外面無法打開,實在是無能為力。

        四層三層的鄰居,不時從陽臺朝下進行問候安慰。同時,三層人家放下系著竹藍的吊繩,陸續送去棉衣,還有螺絲刀、老虎鉗、鐵錘等工具,以及膠帶、手機等等開鎖的笨辦法。能想到的,能出的主意,大伙都一一作了嘗試,可試驗結果,卻不盡人意。就這樣一個多小時又過去了。

        我站在樓下的樹叢中,四下里靜的可怕,聽不到任何動靜。原本熱鬧的小區,此時,空氣仿佛凝固了,只有竹聲沙沙,枝影婆娑。

        無耐,我和樓上的鄰居們不謀而合,私下里都分別報了警。

        不久,我遠遠看見警車悄悄駛進小區,紅藍相間的警燈閃爍,停到了樓下。我迎著四名戴著醫用一次性口罩全副武裝的年輕警員走去,簡明扼要說明了情況。

        聽了我的介紹,年輕的警察們迅速在四周查看后表示,沒有梯子確實上不去。他們隔著陽臺,對老人說:“能不能把鑰匙扔下?”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笑著說,如能有鑰匙仍下,就不會吹著冷風等到現在了。

        “沒有別的辦法”?!翱磥碇挥衅茐拇箝T鎖了”!

        “不行不行,好好的大門……”老人舍不得。

        斟酌一番后,大家決定還是采納我的意見——破壞陽臺那扇雙層鋼化玻璃門。

        特殊時期,老人非常理解,讓年輕的警察們趕緊回去。在老人的堅持下,年輕的警察們朝陽臺上行了標準的軍禮!

        我退回到原先的樹下,望著陽臺,聽著老人輕重緩急的陣陣鐵錘聲……

        我悄悄地轉身,朝著自家走去。無意間抬起頭,明媚的月亮正掛在樹梢上,真美!

        今夜,月亮泊在了我的心頭。




        作者簡介  



        黃玉龍,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馬鞍山市作家協會秘書長。作品見于《人民日報》《環球人物》《神州》《采風中國》《星星》《詩歌月刊》《清明》等刊物、平臺。曾多次在全國性大賽中獲獎,作品入選國家出版社30多部合集年鑒,個人創作辭條和作品入編《中國文藝風采人物辭?!返?。


        波多野结衣的片子AV
        1. <code id="fqxzm"></code>
        2.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3. <code id="fqxzm"><nobr id="fqxzm"><track id="fqxzm"></track></nobr></code>
            <big id="fqxzm"><em id="fqxzm"></em></big>
            <code id="fqxzm"></code>